来自 www.kingbally.com 2017-07-28 10:41 的文章

纸上的沉思

照样让我们自己清醒一下吧我们要摆脱出这个该逝世的怪圈,那么何不做一个远处的不雅望者呢?何不用纯挚的理性来思虑呢?我试着这样做,并很痛快的意识到,这真是一条绝妙的佳径“不识庐山真面貌,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让自己站在对面的山岳上,目下越来越了了了,而且我所看到的是如斯的简单清楚明了弗成思议但又理所该当的是那样——写作的本色就在于它本身是的,再没有比这更能对写作说些什么了,从古至今无一不是这样,写作就在于对本色的追问而我现在正在做的也正表现了这一点

然而写作又更是几回短光阴的太空遨游,平生中的大年夜多半光阴我们依然平庸的生活在现世的天下上,就如周国平所说的那样“高尚一瞬间,平庸一辈子”的日复一日的过活德维尔座柜每次写作我们便脱离这个天下一次,到另一个天下作一次短暂的旅行,而至于我们平生中能又若干次这样的旅行,我想永世都没有法子回答,蒙受的情况不合,慧根的深浅以及或然律的主宰直接影响了我们终极抵达另一个天下的次数,而每一次的旅行我们便对另一个天下尽自己最大年夜的努力作一次唯美的描述,完成了,就返回肉体借居的天下,并等候下一次加倍有逾越性的描画

然而同一个文本可以被不合的人发明,以不合的形式被体现出来,故而也几有了类似的文学作品

写作是人道向神性的接近,是由俗世到圣洁的进化人在写作中徐徐剔除掉落主不雅的杂质和糟粕,并竭力为自己营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然而依然色彩斑斓,妙趣横生,活力昂然的干净的天下,但那样一个马闸天下眠床没有主宰,由于不必要主宰,或者说无主宰而无不主宰同时,人在写作中吸收净化与浸礼,在写作中撤除附在灵魂上的卑俗与尘垢,使自己只管即便的达到六根清净

而写作更是一场救赎,或者对扫兴的扫兴现世天下弗成能像我们想象的那眼美好,它展现给我们的永世都是丑陋多于美好人生就好象一次泅渡,天经地义的,在平生中动荡必定远多与舒适,魔难远非幸福能够安慰我们的灵魂不停受着无休止的灿烂的熬煎,肉体僵硬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世界上龃龉,并徐徐腐败衰败,直到倒地不起腐朽消掉面对这样破败荒野凄凉丑陋龌龊灰暗灰心丧气的生活的天下,我们总在探求幸福的大年夜门,总盼望能够获得救赎而写作便再次成了不错的选择经由过程写作,生活中灶台柜都犹如多曲几了一束阳光,少了一片阴暗;多了一些美好,少了一些凄凉;多了一块清洁之隅,杀了一方池沼之地它使我们的灵魂获得了点化与救赎,让我们在这污浊不堪的天下上依然保留着一份珍贵的圣洁当然写作也可所以对扫兴的扫兴,我们认为没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了,也每有什么比未来更令人畏怯的了,而一个对付未来畏怯的人,不是由于其他,是由于扫兴,是由于他感觉前方早已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亮光,天下一片阴冷而毫无些须温暖可言了,是由于在这个天下他怎么也寻觅不到哪怕一点点令他知足的器械了于是他转而向写作,他用写作来为自己创造一个乌托邦,把爱算作乌托邦里源源赓续的温暖与光,而一旦他的乌托邦倾圯了,那么他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这些